羅空拱手還禮,說道:

「羅某等著那一天。」。

兩人緩緩飛向遠處,隨後消失在天邊。

羅空將熾煌收回召喚空間,隨後落到了地面上。

他回憶著剛才的戰鬥,心裏也是有了頗多感悟,他無視了各個房間里那一道道崇拜的目光,轉身會到了自己的房間里。

冬烈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二人,說道:

「你二人可學到了什麼?」。

二人對視一眼,同時點了點頭。

冬烈說道:

「那好,武堂百子之冬傲風、冬雪融罔顧師命,現在做出處罰,罰其二人到雪山下學堂教學一年,期滿回山。」。

二人齊齊跪伏在地,齊聲應諾。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餘生皆是你最新章節、餘生皆是你天空的翅膀、餘生皆是你全文閱讀、餘生皆是你txt下載、餘生皆是你免費閱讀、餘生皆是你天空的翅膀

天空的翅膀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玉擒顧縱[風聲同人現代版]、餘生皆是你、

。 「嘣……」

那十幾名弟子,就像那姓馬的弟子一樣,直接被震到了半山腰。

這一刻,被宮尚這股霸道的力量,震得幾乎快要魂飛魄散的吟風,下巴都快驚的掉下來了,她穿着粗氣,看着一臉驚恐的看着而宮尚,這架勢幸虧她離得遠,否則連她也倖免不了。

吟風深深的咽了一口唾沫,心中暗道,好厲害的招數,不但敵我不分,而且還一視同仁啊。

「嘿,瞧瞧我這招,真厲害啊!」

此時別人還沒說什麼呢,宮尚自己先自誇了起來。

此時來不及多說,萬一有人去天龍總堂會報信怎麼辦,到時候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將他們全殺光。

說着吟風搶先一步直接帶着宮尚就向剛才那些弟子把守的山洞裏面跑去。

進入洞口之後,便是一條狹長的走廊,走廊兩旁纏滿了火把,照的裏面光如白晝。

而且在這走廊之中,每個幾十丈就有一道有精鐵打造的關卡,但是在宮尚面前這些關卡就像是紙糊的一樣,吟風趕在宮尚身後,就如同踏入無人之境。

等到兩個人來到走廊的盡頭的時候,發現這裏面是一片空曠的密室,在這密室當中金光閃閃堆放着數不盡的靈幣和資源。

「哇……」這一幕看着宮尚是目瞪口呆啊。

這和白少塵之前在清風寨敲詐的那些靈幣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啊,而且還有數不盡的修鍊資源。

「這就是天龍會的藏寶洞!」吟風看着宮尚驚愕的樣子,淡淡的笑道:「這些新資源原本都是宗門發給所有外門弟子的,但是全部都被天龍會給私吞了。」

「那現在怎麼辦?」宮尚看着吟風笑道。

「靈幣先不要管,把資源拿走!」

說着吟風立刻走上前去,然後指著面前的一堆草藥,道:「趕緊動手,能拿多少就拿多少!」

「好嘞!」宮尚一聽,立刻就不在客氣,抓起來就往自己的這衣服裏面塞。

只是片刻時間,宮尚的衣襟、口袋塞得都是鼓鼓囊囊,那原本就水缸一樣的身體,現在就像是被吹滿氣的氣球一樣,如果不是還要開口說話,他甚至連嘴都要塞滿。

而吟風此時也客氣,但是他個宮尚不同,她首先是挑選了一些治療氣血靜經脈草藥,其次又挑選了一些蘊含靈元比較豐厚的草藥,隨後邊待着宮尚一起往外沖。

等兩個人來到山東的出口處之後,宮尚突然停了下來。

「怎麼了?」吟風趕緊問道。

「等等!」說着而宮尚立刻放下手中的草藥,然後看着那洞口。然後雙手掐訣,嘴裏不知道的嘟嘟囔囔的念叨着什麼,片刻之後,雙手握拳突然高舉,然後猛的向地上砸去,看那動作就像是泰坦巨猿一般。

「轟……」

隨着宮尚雙拳落地,一時間整個地面都跟着劇烈的顫抖起來,兩旁的大山之上巨石滾滾,直接就想兩個人滾落了下來。

吟風一看,頓時就呆住了,她立刻想起剛才宮尚對付那幾名天龍會弟子的一幕,頓時倒吸一口冷氣。

這傢伙每次在使絕招的時候,都是傷敵人一千,傷自己人八百。

此時吟風想跑,但是看着兩側山上滾落下來的巨石,根本就沒有出路,可謂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啊。

然而再看宮尚,此時則是不慌不忙,他看着面前一塊幾丈高的巨石,雙手一叫勁直接就舉了起來,然後猛地想那洞口扔去。

「咚……」

一聲悶響,硝煙四起,那洞口直接被堵了個嚴嚴實實。

「咱們走吧!」宮尚說完,轉過身看着面如白紙的吟風說道。

此時吟風還想說什麼,但是沒等她開口,宮尚一把抓住吟風的肩膀,就想拎着小雞仔一樣,然後縱深一躍,那碩大的身形就如同炮彈一樣,瞬間拔地而起,一舉竄出七八十丈高,然後藉助掉落的山石一墊腳,兩次就跳到了山谷之上。

「嘿嘿……,吟風師妹,你看我的主意怎麼樣?」

穩住身形后,宮尚看着吟風笑道:「現在這裏的東西誰也拿不走了!」

吟風看了看宮尚,又看了看腳下,勉強一笑,道:「宮尚師兄真是好生聰明,不過這裏面的東西不但別人拿不走,就連咱們自己也得不到了!」

宮尚聽完低頭一看,這才發現,別說那洞口了,整個山坳幾乎都快要被填平了,他這才憨笑了一下,道:「嘿,我沒事多大勁啊!」

吟風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嘆了口氣,道:「先別管這麼多了,趕緊回去,白師兄的傷要緊!」

「哦……」

說着兩個人邊一同往回跑去。

等回到乾風宗后,發現此時白少塵沒有醒。

吟風立刻將身上治療經脈受損的的草藥取下來,然後磨成粉給白少塵服了下去。

之後,三個人等了半天,發現白少塵還是沒有反應,宮尚突然從作為傷站了起來,道:「白師弟不會是死了吧!」

「不可能!」吟風來道白少塵旁邊,把住白少塵的脈搏,感受了一下白少塵的氣息,道:「他現在氣息平穩多了,估計在休息一下就會醒過來!」

「你不行,的讓我來!」宮尚等不及了,立馬就沖了過來,伸手就要去拉白少塵。

但是還沒等宮尚靠近,牛牧突然站起身,一把就將宮尚攔了下來。

「你攔我做什麼?」宮尚看着牛牧喊道。

牛牧淡淡一笑,然後看了看吟風,此時正看到吟風在拚命的給他使眼色。

牛牧又何嘗不知道,白少塵現在之所以也不會昏迷不醒,還不是因為當時宮尚拍白少塵那個巴掌,如果再讓宮尚靠近白少塵,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這個嘛……」牛牧看着宮尚一時竟然沒詞了。

「你走開,我看看!」說着宮尚一把就將牛牧對到了一邊。

雖然牛牧的身材也十分的肥碩,但是和宮尚比起來,差距還是不小啊。

「咳咳……」

然後就在宮尚剛要動手的時候,白少塵突然劇烈的咳嗽起來。

「白師弟!」

一看白少塵行了,牛牧搶先一步,直接就來到了白少塵身邊,連忙問道。

其實此時的牛牧對白少塵乃是十分的愧疚,一來是因為自己誤會過白少塵,二來如果不是自己,白少塵也不會中了初辰的圈套,並險些送命。

宮尚一看,更是滿心歡喜,立刻喊道:「動了,動了,白師弟沒死,嘿嘿……」

「你給我死開!」一看宮尚沖自己撲了過來,白少塵連忙伸手制止。

此時吟風連忙又把自己磨好的草藥給白少塵送了過來。

而此時的宮尚規規矩矩的站在旁邊,就像是犯了錯誤的小孩子一樣,滿臉的委屈。

白少塵喝完葯之後,感覺全身都順暢了很多,這才看着宮尚開口問道:「劉全呢,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嗎,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清嘉慶二年,西山朝景盛五年,六月初十傍晚,富春,皇城。

富春,也就是順化,這時,小紫禁城還沒有修建,只有一座較為古老的皇城屹立在此。

一江碧水引青山,波光峰巒兩纏綿,這一江碧水便是香江,據說江的兩岸長滿繁密的石菖蒲,流經而過的江水總是帶有淡淡的清香,故此得名「香江」。

御屏山綠蔭覆蓋,松香陣陣。臨頂東望,可眺大海浩瀚,翹首北探,盡收市容百態。

山上遍植松樹,四季皆青,遠觀之下,御屏山與其兩側的左浮山和右苾山形如鳳凰,就像拱衛帝王的天然屏障。

一江一山,便是江山,順化城就位於這江山正中。

1792年,阮惠逝世,遺命由阮光纘繼位,讓陳文紀、陳光耀輔政。阮光纘登基稱帝,改元景盛,當時年僅十歲。

阮光纘遣吳時任前往清朝請求冊封,清朝派遣廣西按察使成林冊封其為安南國王。

以阮光垂鎮守北河、阮光碟鎮守清化,黎忠鎮守乂安府,由太師裴得宣、太尉范公興、中書令陳文紀、太子少保陳光耀、大司寇武文勇、上將軍阮文訓、工部尚書阮文名、大司馬吳文楚等並執朝政。

阮光纘繼位后廢除了阮惠的信牌制度,停止搜捕沒有佩戴信牌的漏民,但因阮光纘年幼徒事嬉遊,政權由太師裴得宣把持。

景盛三年,既公元1795年,西山朝發生內亂,太師裴得宣削去武文勇的兵權,遣吳文楚前去北河接替,並召武文勇回富春。

武文勇回京途中,恰巧在渼川驛住宿,遇上了陳文紀。在陳文紀的煽動下,武文勇決定發動政變,武文勇到達富春之後,與范公興、阮文訓合謀,以祭旗為名包圍裴得宣的府邸。

裴得宣當時有事宿於宮中,於是武文勇等人包圍了皇宮,迫使阮光纘交出裴得宣。

武文勇一方面派人矯詔前往北河,使阮光垂將吳文楚執送富春;另一方面派阮文訓前往歸仁,逮捕了裴得宣之子裴得宙,武文勇聲稱他們謀反,全部溺殺於香江。

阮光纘不能制,唯有垂泣而已。

正在圍攻延慶的陳光耀回軍富春,與武文勇、阮文賜對峙。武文勇認為陳光耀是裴得宣的姻親,害怕發生變亂,委託范公興前去調停;阮光纘也派人調停,雙方方才和解。

范公興不久病死,自此阮光纘開始親政,以陳光耀為少傅、阮文訓為少保、武文勇為大司徒、阮文名為大司馬,人稱四柱大臣,阮文訓辭去歸仁鎮守之職,以黎忠代之。

不久陳光耀因譖言而被阮光纘奪去兵權,陳光耀於是心懷疑懼,自此稱病不上朝。

經過這次內亂,西山朝元氣大傷。

正在這時,舊阮趁機北伐,阮福映御駕親征攻打歸仁城,但久攻不下,因此轉而攻打廣南府沱灢港。

「諸位愛卿都說說,現在該怎麼辦?」阮光纘雖然開始親政,但畢竟還不滿十五歲,很多時候都還是一個沒有主意的小屁孩。

大司徒武文勇見狀連忙回道:「皇上,可派陳光耀率軍前去救援。」

少保阮文訓也趁機說道:「皇上,臣願與陳將軍一起前去救援。」

阮光纘聞言想了想,如今也只有陳光耀有能力前去救援了,加上熟悉歸仁等地的阮文訓,可保萬無一失。

想到這兒,阮光纘便點了點頭道:「那好,大司徒便照此辦理吧!」

南邊的事情議定后,大司馬阮文名便稟告道:「皇上,升龍傳來急報,黎氏餘孽反叛,目前已經禍及北方大部,請皇上速派兵馬前去平叛!」

「什麼?」阮光纘聞言頓時一驚,慌忙的站起身來道:「北方叛亂?什麼時候的事?」

「回皇上,大概在一個月前。」說罷,不等阮光纘說什麼,阮文名便接着道:「但因剛開始規模較小,北河節制阮光垂便以為能快速平定,但叛軍突然間實力大增,官軍措手不及,乃至一步一步敗退。」

「突然實力大增?」阮光纘聞言眉頭一皺,道:「難不成他們也有外國勢力在暗中支持不成?」

「是,臣也是這麼認為的。」阮文名聞言面色沉重的點了點頭拱手回道。

如今南邊的舊阮有西洋的法蘭西支持,這點他們已經探明了,如果北邊的叛軍再有其他外國勢力支持的話,那他們的局勢就不妙了。

這時,大司徒武文勇接話道:「皇上,據臣所知,如今北方韃靼人建立的清國南方已經被漢人光復了,但反叛韃靼人的漢人勢力又有數支,其中最大的一支就是佔領清國西南、兩廣等地漢人黎氏叛軍,如果臣猜測不錯,我們北方的黎氏叛軍應該是得到了漢人黎氏的支持。」

「此外,也不排除他們是得到了韃靼人的支持,但不管是哪一方,如今恐怕都不是我們有實力能對付的。」

幾年前他們雖然打敗了清朝的軍隊,但那時他們是藉助了地利的優勢,加上清朝無心深入插手安南事務,才能艱難取勝。

但如果真發生國戰,武文勇心裏清楚,自己就算舉國之力,對方最多只派兩三省的兵力就足以應對了。

而這,估計還只是對方的一二成兵力。

沒辦法,這就是大國啊!

武文勇每每想到於此,心生羨慕之餘,但也感到深深的無力。

北邊大國的情勢阮光纘還是第一次聽說,但此時的他已經無心想太多了,他心裏想的是,兩股大的叛亂勢力都有外國支持,自己呢,能撐多久?

想到這兒,阮光纘頓時又一屁股坐了下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