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也是他沒有多想。

猴哥摸了摸那些靈石,感受了一下靈石中的靈氣,比較雜,成色不算好,但能形成靈液池,雖然那靈液池不算大,可這裏肯定有更高品質的靈石。

七尋還想挖,被猴哥拉着走了:「去四周看一看,應該會有品質更純凈的靈石,這些只是最差的,費那個勁挖它幹嘛?」

七尋當即就扔下這裏的靈石跟猴哥往更深處去。

「等找到最好的,弄些回去,給娘和三姐姐、小五,做上幾套首飾。世間最美的美玉,感覺也比不上這靈石漂亮。」

猴哥:……

這是要把錢頂在頭上?

搞不懂你們女孩兒都是什麼奇怪的想法。

猴哥懶得理會七尋那不靠譜的心思,他尋思的是,按理說,即便有靈液池成形的靈礦,正常而言,靈液池也應該形成在在靈礦脈中心,靈氣匯聚之處。

而剛才的那個靈液池,明顯是在外圍。

這很不合理。

若無意外,這所靈礦的中心交匯之地,應該還有更大的靈液池才對,如果運氣足夠好,說不定還能找到千年靈乳。

至於剛才發現的那處靈液池,應該是些小靈脈的交匯處。

如此看來,這處靈礦,絕對大的驚人。

想到這裏,連猴哥這種對寶物其實沒什麼執念的人,都有些小激動。

畢竟他不需要,家裏人還需要呢。

勉怀半载 他趕緊的運用火眼金睛神通,開始探查起這裏的地脈。順着靈氣的濃淡,開始追尋靈脈中心,在眼睛累到產生痛感時,終於發現了大致的方位。

閉了閉眼睛,伸手揉了揉,直到感覺眼睛舒服了些,猴哥才拉上七尋,往發現之地跑去。

這次用的時間比較長,即便以猴哥的速度,也用了大約半個時辰才臨近目的地。但還沒到地方,猴哥就停了下來,運起金睛神通,看了一眼后,瞬間釋放出了他最強的精神力。

怪我情深 但相比強大的猴哥,才剛踏入修行路的七尋,簡直弱爆了,哪怕猴哥在釋放精神力的第一時間便護住了七尋,但七尋還是感覺到了無比恐怖的壓力,差點給跪了:「哥……救命啊。」

你能對你弱小可憐又無助的妹妹的實力有點數嗎?

猴哥:……

七尋感覺自己差點被壓成肉餅,這種體驗真是難受而漫長,但其實也只是極短的一瞬間,在七尋出聲后,猴哥就收了精神威壓。

「二哥,怎麼了?」

感覺到呼吸順暢后,七尋趕緊問道。

她二哥不會無緣無故的動用精神威壓的。

猴哥無所謂的道:「發現了點東西。」

「什麼?」

「實力還算不錯的小妖。」

繼有修行者之後,又有妖了?

我明明只想來種田搞基建的,但世界太狗,生生逼的我要走東方玄幻修仙流!

其實一開始我是拒絕的,後來……真香。

洗筋伐髓后,感覺整個人都變美了呢。

「什麼修為?」

「大宗師境以上,應該達到了武尊境。兩隻。」

七尋:……!

大師兄,你清醒點,你現在才大宗師境啊。

然後你告訴你弱小可憐又無助的親親小四妹,有武尊境的妖,還小妖!還兩隻!

麻麻,世界好危險,我想回家!

被親親小四妹以譴責的眼神看着,猴哥一點也沒反省,翻了個白眼后,以神魂之力在七尋身周畫了個火圈:「在這待着,雖然你能自己走出去,但武聖來了也未必能攻進來。不過為了你的小命着想,除了我,誰來你也別出去。」

七尋給了個「大聖哥哥你放心,我又不是你師傅那叨叨鬼,事關生命,我對自己特別有逼數」的你懂的眼神。

猴哥:……

算了,自己親妹,忍了。

猴哥很快消失,七尋有些無聊的站在圈子裏,她倒是不擔心她猴哥,別看她猴哥現在才剛突破大宗師境,但她猴哥那是一般的大宗師境嗎?

既然她猴哥能輕鬆的以小妖稱呼那兩隻武尊境的妖,可見兩隻妖對她猴哥完全沒威脅!沒看她猴哥剛才跑走時,興奮的樣子嗎?

猴哥那當然興奮了,兩隻武尊境的妖不假,他可沒說謊。

可問題在於,那是兩隻相互傷害,然後共赴了黃泉的武尊境小妖。

雖然兩隻妖哪怕還活着,他也可以照樣捶死,但撿漏它不香嗎?

倒是還有隻小妖,是只小白虎,剛出生不久的樣子,估計小尋會喜歡,撿回去給她養著。

她一直念叨著,想養條中華細犬呢。猴哥原還納悶,中華細犬是啥狗子?結果小尋說,就是二郎神養的孝天犬啊。

猴哥當時就覺得他家小尋果然是小尋,就是有理想!反正萬一哪天……都實現不了!

孝天犬是不可能有了,下輩子都不可能有了!

但白虎和狗也差不多吧?人家還是銀白色,一看就比孝天犬高端大氣上檔次!(七尋:不,差別老大了。)

就它了。

原本正趴在死去的母親屍體上嗚咽的小白虎先是被威壓震懾,接着又感覺到了陌生人的氣息,頓時伏在地上,全身白毛炸起,抬起虎頭,沖着猴哥低吼。

。 霎時間,沒人敢回答這個問題。

就連子衿都不敢上前說一句自己有。

葉鳶尋在弟子大賽上的表現有目共睹。

或許她不是修為最高的,但她卻是唯一一個能夠越挫越勇,不驕不躁地戰勝自己的人,在前面兩場考驗里,甚至帶領所有弟子共同破掉魔族幻境。

緊接著,又聽風千陵冷笑道:「如果不是第二名擁有兩件靈器,這名次排序如何還尚未可知呢!」

一名長老大著膽子道:「可是……帶兩件靈器上場,本身並沒有違規啊,其他人如果有能力,別說兩件,帶十件靈器都是可以的。」

風千陵哼了一聲:「本尊還沒說完呢。那場擂台快結束時,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葉鳶尋已經表示棄械投降,那子衿仍然重傷於她。一個為了名次不擇手段,不顧同門安危的弟子,和一個腳踏實地穩中求進的弟子,諸位長老告訴本尊該做何選擇啊?」

子衿聽見風千陵把自己定義為「不擇手段」的人,垂在身側的雙手顫抖起來,緊緊地揪住了衣袍,發出「嘎嘎」的聲音。

「至於葉鳶尋身上的黑氣,」說到這裡,風千陵頓了頓,因為他看見葉鳶尋明顯有些僵硬的肩膀,緩了緩才接著道:「倘若她真是魔族,就不可能給自己的靈器取名為……除魔劍。」

了解這件事情的人很少,唯有煉器堂的堂主風韜,華珍上仙以及凌源知道。

而風千陵話音剛落,就聽凌源主動站出來抱拳道:「諸位長老,這件事情弟子可以佐證,當時葉鳶尋師妹取名的時候,弟子就在煉器堂,親耳聽到。如有半點虛言,弟子願意承受萬道劫雷之刑!」

「老頭子我也能證明!您說是不是啊,華珍師姐?」

風韜也擠眉弄眼地拍著胸脯打保證,還不忘把華珍拖下水。

華珍聞言只是喝了一口面前的茶,悠悠地說:「這名字不好聽,所以後來還是改叫涅槃劍好。」

沒有明說,但是已經暗示了風千陵說的就是事實。

她的眼神和風千陵的對上,眸中除了感激,還有些許疑惑。後者像是被噎了一下,唇角溢出一絲無奈的苦笑。

風千陵如此力排眾議,說得眾位長老啞口無言,一時間那位持杖長老杵在原地不上不下,尷尬的愣住了。

而葉鳶尋恰當地站了出來打圓場:「弟子明白諸位長老的良苦用心,正所謂德不配位必有災殃,可是弟子有信心有決心,一定能夠當好這仙尊首徒,傾盡全力成為師尊的驕傲,不墮蓮風山的名聲,不給仙界丟臉!」

「還請大家成全!」

她的話給了諸位蓮風山長老一個台階。

事已至此,仙尊態度強硬,就連煉器堂和華珍上仙都站在她那一邊,哪怕他們再固執己見也不見得有什麼好下場。

倒不如借坡下驢,皆大歡喜也就罷了。

至於其他幾個仙山的仙主和眾多仙子,一向以蓮風山馬首是瞻,都沒怎麼插話,只是靜觀其變。

「既然你有如此恆心,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倘若你日後德行有虧,或者做出有辱師門的事情,我們必然不會放過你!」

持杖長老這話說得難聽,風千陵的眉頭緊鎖,正想開口說兩句。

卻不想他的話頭被葉鳶尋搶了過去:「還請諸位長老放心,弟子不會給你們那個機會的。」

一場拜師大典,最終在風千陵的霸氣維護中落幕,而葉鳶尋也正式成為長淵仙尊門下的親傳弟子。

經過了這件事情,眾人也看出來了長淵上仙對於這個關門弟子有多看重。

只怕日後那丫頭要在仙界橫著走了!

拜師大典結束之後,葉鳶尋回了自己的住所,在那裡看見了等候許久的花琳琅。

她面帶喜色地又蹦又跳:「真是恭喜恭喜啊!我真沒想到,鳶尋你竟然還有這種好運氣!」

能夠按第四名成績拜在長淵上仙門下,的確算是天大的好運氣了。

可葉鳶尋一提起拜師,就想起風千陵在台上幫她說話的樣子。

那霸氣四溢的身姿彷彿刻進了她的腦子裡,想甩也甩不掉。

「不說這個了,我昏了這麼多天,醒了之後也不見你來找我,是你師父為難你了嗎?」

雖然沒見過,但是葉鳶尋偶爾聽落楓師兄提起過,說有的師父會故意刁難弟子,讓他們做一些難以完成的任務。

他擔心的就是這個。

花琳琅忽然一愣,旋即搖搖頭說:「怎麼可能呢?雖然相處時間沒幾天,但我看得出來,香陌上仙雖然為人嚴格,但是對我們做徒弟的都是一心一意教導,何況他又是梓荇上仙的父親,自然對我頗多關照啦!」

她的語氣中有些不自然,葉鳶尋卻並沒有深想,只道:「當初還是多虧了你父親相送,不然我走破腳都找不到仙界入口在何方,現在你能夠拜在香陌上仙門下,想來他也一定會為你驕傲的。」

「哈哈哈,是啊是啊……」

「他會驕傲的……」

花琳琅忽然沒有了說話的興緻,而葉鳶尋也看出了她的興趣缺缺,只以為她是累了,讓她早點回去休息。

房間里又只剩下了葉鳶尋一人,她兀自躺在床上對著床頭放著的一個匣子發獃。

他,真的只是看中自己的資質嗎?

第二天,所有拜師完成的弟子們都要開始正式的授課。

而葉鳶尋剛準備出門前去寒梅殿,就撞見了一個才走到她門前的同門師兄。

「葉鳶尋師妹,你這是準備去哪裡?」

葉鳶尋抬臉一看,認出對方正是第一天領著自己來風之仙山的師兄落楓。

落楓是風之仙山的二師兄,平時為人低調溫和,沉默寡言,只是不知今天為啥突然來訪。

怪我情深 「落楓師兄,我準備去師尊處報道,看看今日的課業。」

落楓忙攬過這個活計,跟她介紹:

「拜師之後的課業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所有同一屆的弟子共同上的課,由專門的仙師教授,另一部分功法傳承才是自己的師尊授課,今天你應該先去內門弟子學堂上課了。」

因為平時都是凌源領著自己跑東跑西比較多,今日落楓前來,她還真有些不適應。

「原來如此,那凌源師兄呢?」

落楓搔了搔後腦勺,有些遲鈍地反應過來自己根本沒把來意告訴她。

「哦,是這樣的,今天要去內門弟子學堂的師弟師妹比較多,所以凌源師兄也忙不過來,就分了幾個人的名字,讓我帶著去。」

這倒是難怪,進入風之仙山拜入其他上仙門下的外來弟子也不少,凌源雖然負責著風之仙山的大小繁務,難免有分身乏術的時候。

「那落楓師兄,咱們就走吧!」

葉鳶尋狀態滿分地跟在落楓身後幾步走著,渾然沒有察覺對方悄悄偷看自己的眼神。

這才剛到弟子學堂門口,她就看見沖自己拚命揮手的花琳琅。

「葉鳶尋,聽說我們要開始正式授課了,我的室友跟我說這裡上課的仙師全都是老學究,竟然用戒尺懲罰不聽話的弟子呢,我還聽說……」

她一見葉鳶尋就忍不住自己的傾訴欲,嘰里呱啦開始分享自己從別人那裡搜集來的八卦。

對於弟子學堂,顯然是早已經打聽過一番。

啼笑皆非之餘,這也讓葉鳶尋對即將到來的授課生活充滿了期待。

仙界的內門弟子學堂,基本彙集了八大仙山所有剛剛拜師的內門弟子。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