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

岩之國,土影辦公室。

「黃土,為了村子老頭子決定去霧隱查看敵情,你守護好岩隱村!」

大野木一臉嚴肅的說道。

「?!」

黃土最終還是苦澀的應下。

「唉!!!」

突然大野木看到了四代目雷影艾的動作,眼咕嚕一轉。

【兩天秤大野木人了:既然如此老頭子也不能坐視不管,我將派遣我的孫女黑土前去監察。】

忍界眾人看傻了,尤其是雷隱村的比的徒弟看傻了,他們還不知道他們的師傅去霧隱幹什麼?

卡魯伊道:「感覺大野木有點頑固,師傅明明是去看美女的。」

奧摩伊:「啊!師傅去了,不知道有沒有霧隱的美女和我表白啊!好激動啊!」

薩姆依把手不禁附額,身前波濤洶湧。

「兩個笨蛋,大野木那傢伙肯定是派遣孫女來監督各國的,畢竟直接把未來的四代目土影派遣來了,真是冷酷的土影!」

「嘶——」

卡魯伊和奧摩伊深以為然,的確,那個叫兩天秤的老頭子脾氣又臭,又出手又狠。

的確是他的風格。

風之國,砂隱村,千代老婆婆看着自己的沙土魚塘,一時間陷入的沉默。

地理劣勢啊!

而且村裏的年輕一輩有名的好像才十二三歲啊?

他們更不合適吧?

霧隱村的照美冥看着聊天群里的那一片討論之生氣,不禁自豪,這是她想出來的主意。

霧隱多海,正適合海灘派對。

木葉的自來也幻想着光天化日之下觀看泳裝美女,一時間鼻孔流出兩道血痕,隨後臉色越來越紅,最後噴薄而出。

「噗——」

卡卡西的藏在面罩下的臉有點變化,發紅,下意識的摸了摸鼻子。

「還好,沒有流血!」

木葉有名的lsp惠比壽直接就原地鼻血飛升,他們幻想着一群泳裝美女朝海邊奔跑而去,那曼妙的身姿。

「太凶了、太凶了!」

打算离开 當然女孩子就不一樣了,對木葉女孩子而言那兩個男孩子可是給她們帶來了不少快樂。

而且霧隱的泳裝派對關她們木葉什麼事?她們木葉喜歡露營。

突然一張圖片飛速洗腦幻想着泳裝美女的群員。

【約會.jpg!】

清晨,在一縷縷陽光的照耀下,鼬輕飄飄的給佐助的額頭輕點了一下,自己轉頭面帶喜色的看向玄關門哪裏倚靠的捲髮男子,而佐助面帶憤怒的嘟起嘴巴,眼神嫉妒的看着靠門男子。

在鼬的頭上有一句話:原諒我,佐助,這是最後一次。

在佐助的旁邊有一句話:可惡的止水,又來了。

在止水的頭上放飄過一句話:對不起,佐助,借你哥哥一用。

這個屌圖不算絕,後面的更可怕,觀眾看到木葉忍者那邊發出一個表情包。

【釣魚.jpg!】

在夕陽西下的木葉小溪邊,止水攬著鼬,像兩個情侶一樣,他們的手心中有着一條魚。

「嘶——」

看到這兩張圖片,全忍界的許多男孩子已經感覺到頭皮發麻了。

「這是約……會?!」

他們突然感覺那個鼬死亡對着佐助的動作不對勁了?

莫非是……

「對不起,佐助,這是最後一次了!」

「哥哥要找止水去了!」

觀眾不約而同的想到了一個前面的詞語。

當然還有忍界的年輕人不敢置信這種滑稽的事情,冷酷的曉鼬居然喜歡男色。

「不可能,鼬他不可能是好男色的,他那樣子分明就是女孩子眼中的冷酷男神。」

「不知道,木葉哪裏有這種資料?」

「我也覺得不可能,那傢伙那麼冰冷!」

當然他們越說越沒底氣,聊著聊著就想到了柳生的幻術。

木葉可能有一手資料。

雨隱醫院。

干柿鬼鮫還在思考,豆豆眼是一臉的迷惑。

「莫非一打七桑好男色?」

他不禁想到前面柳生的幻術,一打七桑就是看了三個止水的跳舞而倒下的。

突然,剛剛躺下觀看視頻的鼬瞬間喉頭一堵,旋即臉色蒼白,最後一口鮮血不禁吐了出來。

「噗!!!」

病床邊的干柿鬼鮫臉色大變,慌張的大喊一句。

「一打七桑!!!」

「怎麼樣了,護士,醫生,醫生!!」

頓時他的床邊亂成一片。

木葉忍者看到鼬死亡的視頻,而且還有表情包,頓時玩的不亦樂乎。

還沒等忍界回過神來,他們又放出一個炸彈。

【烤魚.jpg!】

昏暗的月色下,兩個男孩子圍坐在一起兩人火邊烤著魚,一打七嘴裏咬着半條魚,一臉的埋怨。

邊上寫着幾個字:我還不夠優秀!

止水露出一臉柔和的笑容,邊上一句話:鼬你就是太優秀了。

「卧槽,甘梨涼!還說不是約會?」

「我男朋友就是這樣安慰我的!」

「這……好刺激啊!兩個男孩子!」

男女嘈雜的聲音響起,有些路人直接面露震撼。

那個男人居然是這種人?

當然木葉的下一組照片直接就是開啟轟炸,對着忍界眾人的腦袋轟炸。

【誓言.jpg】

月色漸升,空寂的街道上,一個男孩子背着一個男孩子。

那個小一點堵起麵包臉的小鼬的上方寫着一個字,彷彿是心聲。

「我宇智波鼬絕不背叛宇智波止水,永遠和止水一起並肩作戰!」

背着鼬的止水頭頂一行字:我止水把鼬你當做我的弟弟。

同時又換了一種顏色的字體浮現,那是止水的心聲。

「我宇智波止水絕不背叛宇智波鼬,永遠和鼬一起並肩作戰!」

第三張圖片一出,整個群聊都被炸了起來。

【兩天秤大野木:卧槽!】

【四代目雷影:卧槽!】

【照美冥:卧槽!】

【千代:卧槽!】

【宇智波帶土:卧槽!】

【漩渦長門:卧槽!】

【干柿鬼鮫:卧槽!】

……

一排排的卧槽聲連綿不絕,給所有人群聊的人帶來了極大的震撼。

有忍者情不自禁的呢喃著:「這不是我泡我女朋友的方法嗎?先和她成為兄妹,最後下手。」

旁邊的忍者點了點頭。

「對,宇智波的止水這傢伙厲害啊!泡了鼬,那個冰冷的男人。」

「不,估計人家就是喜歡冰冷的男孩子!」

「嘶——」

聽到女忍者說的這句話,男忍者打了個寒戰。

宇智波太恐怖了,從小下手!

【兩天秤大野木:活久見,老頭子活久見啊!沒想到那個名震忍界的宇智波止水居然是這種人,還好他死了,不然那日子簡直越來越有判頭了。】

【四代目雷影:嚇的寒毛炸起,機體發寒氣。】

【照美冥:我一個女孩子都嚇到了,那個怪不得宇智波兩個的幻術萬花筒寫輪眼是鼬和止水,莫不是鼬是看到止水死後懷念他開啟的吧!】

「轟!」

「轟隆!」

「轟隆隆!」

木葉忍者看到這一句話自己都被炸到了,發圖片的綱手等女孩子都打了個哆嗦。

五代目水影照美冥說對了,鼬真的是在止水死後開啟萬花筒的。

曉組織。

躺在床上輸血的宇智波鼬死死的閉着眼睛,眼皮顫抖。

不要看我,當我不存在,當我不存在……

救命、救命啊!

誰來救救我!

木葉殺我!

7017k 「不可能,你不是才轉世嗎,實力怎麼會提升這麼快!」瓦利迪無法接受眼前的一幕。

如果王末的實力真的如此強大,那他的想法豈不是失敗了。

「可能…我是天才吧?」只要逮到機會,王末就要在安楚妍的面前使勁裝逼。

「我不信,一定是你偷偷做了什麼手腳!」

噌的一聲,瓦利迪快速拔出身後的一把斧頭,迎面向著王末劈去!

「不見棺材不落淚,我需要那些下三濫的手段嗎。」

Leave a Reply